有时候真的想知道忧伤是由什么成份构成的,在笑容很中肯的时候,在毫无意外发生的时候,能够突如其来, 涨潮一样漫延,不动声色的冷却心里的某种情愫,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这个时候,不知道该在哪里说点什么样的呓语,可以形成一种填充。

人最难的是审视自己。一边责难,一边原谅。一边痛恨,一边怜惜。

当我收藏一颗心的时候,我不知道是把它容纳在自己的心里,占据。还是和自己的心对视,相互温暖。

人与人之间的感觉与状态,总是落差。一边微热,一边微冷。相互传递中,快乐和痛苦,千回百转。

红尘里的爱,不会永远干净。烟火的气息总是滋生和缭绕疑虑重重。当我以谢幕的姿态呈现,不知道,我,是不是上演了一次放手。如此逼真。

不是不疲惫于烟熏火了,只是内心何以那么多的忧愁?

是脆弱?还是落差?我竟无法目睹却偏偏总是去看,那些背离初衷的接近。

很想长长长长的吐气,让些混浊离开,离开体内。让自己清澈一点,明亮一点。

那天早上,那一刻被决定放逐的时候,心里忽然有一点点轻松。

我知道没有了断,就是不变。

我也知道,没有了断还有一种格式,叫无疾而终。

变与不变,取决一念之间。却永无答案。

经常想给自己设一道底线,直线下坠,想像落进深渊的时候,终是可以再无生趣,或者不必欲求。

那道底线呢?设在哪儿才好?才会让我触底反弹,从此堆积笑意和安之若素?

原谅自己内心的微妙和探寻,已经偏离感动而更接近挣扎。

好好的说话。

信手打出,由它落进熙熙攘攘的空旷,抹杀温差。

所有自语,除了诉说,无需答案。

和灾难相比,什么都算不上什么。那种哀悯和同情开始和际遇牵扯。假想里的别人,默想里的自己。好了,你。好自为之的生活吧,风这么大,阳光是这么的刺眼,天是这么的蓝,可不管怎么样,在你眼里,一切还是亮色的,你还在这个到处布满灰尘但太阳还会照样升起的空间里,安定着。所以,你好好的吧。你前两天还在疲倦,前两天还在忧郁,前两天还在迷茫,可是现在,你眼睛里还有什么,你可以哭一场也可以笑一场。你还可以数落你自己,你怎么还让自己那么单纯的怨艾或者哀愁,你有必要用单纯这个词汇好好的羞辱一下自己了。不辨黍麦,不知甘苦的痛并肤浅着,可你看看啊,看看那些过眼云烟。

然后你想,好自为之的生活吧,那种姿势,很必要。

有个故事说,一个缺了一条腿的人去找上帝。别人问他,是想让上帝还给你健全吗?那个人说:不,我想学习,缺了一条腿,该怎样更好的生活。

最后修改:2019 年 06 月 06 日 08 : 22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