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是一个重视肚子的民族

写在文章前面:

不得不说百度是对这篇文章真是青眼有加,阵亡了差不多有大半年的论坛唯独留了这篇快照死活不删,即便是我投诉了快照两次要求更新删除,度娘照旧不理。SO,我决定在博客里重新复制粘贴一遍,看看度娘是否有所作为。


日本人是一个重视肚子的民族,又轻生死,所以才有了剖腹的习惯。剖腹是日本人所独有的自杀方式,日文汉字写作“切腹”。剖腹不同于一般的自杀,有比较正规、严格的方法和程序。有条件的话,往往要先沐浴净身,然后用刀剑刺人左腹横着向右切割成“一”字形,再从胸口处进刀下切,使伤口呈十字型,最后拔出刀剑刎喉。


如果从生理学和解剖学角度看,剖腹并不是一种明智的自杀方式。由于腹部并没有像心脏、肝脏之类的要害器官,要一刀致命,迅速了解自己,的确不太容易。剖腹要领不易掌握,一旦下刀人由于疼痛难以正确动作,不能切中要害,剖腹后不容易迅速致死,往往短则几十分钟长则一天两天,自杀者因此痛苦万状。日本《续古事谈》曾记载一个名叫藤原保辅的盗贼,因案发被迫令剖腹,结果过了一天才咽气死掉。400多年前,在日本茶道史上有名的千家流茶道创始人千利休因得罪当时的日本当权者丰臣秀吉,而被迫剖腹自杀,千利休端坐在茶室,当听到水沸腾的声音时,遂在腹部横切一刀,结果痛苦万状仍难以毕命,只好命自己的弟子在颈部不上一道方才撒手西去。此后日本剖腹者都吸取教训,有条件者在饮刀时都要找一人士助刀,一旦不能迅速了解,就有助刀者一刀砍下其头颅,以免受濒死折磨。


日本人之所以在自杀式习惯把刀对准腹部,其原因在于日本特别重视肚子。中国人传统把心脏视为人体最重要的器官,所以孔夫子有句名言曰“心之官则思”,古语也有剖心明志的说法。但是日本人传统最看重的则是人的腹部。在日语中以腹部表现人心理活动的词汇非常发达。比如说人心口不一直译就是“腹口不一”,揣摩对方心思则是“读腹”,描述人心眼坏用“腹黑”,表扬谁心胸宽直译过来叫“肚子大”。他们还用腹部表现人的情感活动,以“腹立”表示发火,以“腹合”表示“同心协力”;因为重视腹部,所以还把其人格化以其代表血缘关系,如亲生子被叫做“腹痛之子”,如果是异母则说成“腹异”。因此可以说日本人是像中国人曾经看中心脏那样把腹部视为人生理和精神活动的中枢。如果知道中国商朝时忠臣比干剖心明志的典故,也就不难理解日本人为何把剖腹视为自杀的主要方式了。


历史上的剖腹者中主要是武士和有地位的人。剖腹的原因有的是作为获罪后的惩罚或自己引咎自杀,如前面所提到的千利休;有的则是为了表示效忠或殉死,如日本历史上就流传着赤穗四十七浪人(古代日本人把失去主人的武士称为浪人,现在则指高中毕业后在家待考大学的学生或无业游民)为主人复仇集体自杀的故事。在德川幕府时期,一位名叫浅野侯的大臣被幕府将军身边的重臣吉良所陷害,被迫剖腹自杀,浅野侯家败人亡,他身边的武士沦为浪人。这些浪人中有47位决意为主人复仇,他们在一位名叫大石的家臣带领下,一边韬光养晦,一边寻找时机准备谋刺吉良,最终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手刃吉良为主人复仇。复仇成功之后,47名武士带着仇人的首级来到主人墓前,祭奠之后集体剖腹自杀。当然,因其他原因剖腹者也不在少数,如日本文学家三岛由纪夫战后曾煽动日本自卫队举行叛乱,以复活军国主义,失败后剖腹自杀。武士的剖腹之举最为常见,日本新渡户稻造曾在其《武士道》一书中写到“打开心灵之窗请军查看,是红是黑,由军自己判断”。在日本历史上,剖腹有时还作为一种政治斗争的手段,通过剖腹或威胁剖腹来胁迫恐吓政敌,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比如在德川幕府时期,一位叫高德劭的大臣为了让政敌接受自己推荐的幕府将军人选,在朝堂上公然抽刀坦腹,准备切腹,结果恐吓奏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在日本近现代议会政治中,日本军部曾经权倾朝野,对议员多有轻视。一次议会辩论时,面对答辩军官的信口雌黄,一位议员愤怒之下,要与军官以切腹相赌,迫使军官退缩。这就是日本政治史上有名的“切腹问答”。


当然剖腹是事关性命的大事,即使作为武士也只在战斗失败、事关自己荣誉或责任的极端情况下选择剖腹自杀。特别是在战败时,由于日本武士把被俘或被敌人杀死视为一种莫大的耻辱,往往选择自杀,而剖腹则被看作最为体面的自杀方式。二战时,我国在对日作战时不容易抓到日本俘虏,原因就在于此。1939年,日本关东军曾在中苏边境挑起“诺门坎”事件,结果遭到苏军的沉重打击。事后交换战俘时,多数被俘的日军军官交换后即剖腹自杀,这个也是我们在抗战题材的电影、电视上熟悉的场面。虽然这些军国主义分子根本算不上真正的日本武士,但毕竟创造了日本历史上剖腹数量最多的纪录(其中有很多是被逼迫所为)。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的头子东条英机大将,曾在战争中声称武士道和武士文化是日本国民的价值规范,“谆谆教诲”日本军民要像武士那样为皇国赴死尽忠。但是,当众多军国主义分子相继剖腹自杀之后,东条自己却没有胆量用军刀划开肚子。为逃避盟军的审判制裁,又想用手枪自杀,害怕击不中要害受疼痛折磨,于是请医生在自己的心脏部位花了一个圆圈,结果开枪时由于哆嗦没有击中要害,被盟军发现抢救,最终也没有逃脱上绞刑架的命运。东条英机的自杀闹剧不仅成为国际笑料,而且为日本极右实力所不齿,认为其行为太失日本武士的风范,当然也有不少日本旧军人从东条之举看出了日本军部蒙骗国人的本质。


但是随着历史向前延伸,日本的剖腹自杀数量在经历了二战历史高峰之后开始直线下降,最后只能偶有所闻。1970年著名作家三岛由纪夫剖腹自杀曾在日本引起轩然大波,此后社会上自杀者虽多,但几乎再也听不到有剖腹者——由于和平主义和现代理性观念的普及,日本国民对这一充满血腥味的民族自杀习惯开始有所反思。虽然很难保证以后不会有日本人再以剖腹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剖腹之举逐渐减少的趋势将会持续下去,直到其最终成为日本文化的历史化石。

最后修改:2019 年 06 月 06 日 08 : 22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

发表评论